听人骇这位公爵旧竟死了?”

    “死倒是死,是被折腾了个半死,在坛内放了一,据,已是……唉,不了,吧。www.fuhua.me”

    任莫名的一寒,暗,这是真的吗?筱筱这等

    “位公爵旧竟是罪了公主,有这场?”

    “不知有不少传言。这个公爵的,接来的有这幸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幸运?!”

    “听,我是听的。有位外城的城主京城办长乐公主外相遇,到了公主的青睐,二人花,亲亲爱爱,到难分难解,真是蜜调油,这位城主是炼虚期期,到了公主的芳。”

    任,这位惨?唉!

    他在叹息,在继续“有一,公主将这位城主赤条条的挂在了京城北城门上。挂上了不算,叫人将这城主的皮应剥了来,是在青血淋淋的场景是有不少人见到了,很人见了直接吓尿了裤。”

    “阿!这何?”

    “听公主是这位城主的剥皮演界,且剥皮不是一次,是每隔七一次,因城主的皮来了,城主是被活剥了几十次,是血淋淋的一直挂在城门上,据间,北城门进的人几乎有,有的是守城的官兵。”

    “位城主了?”

    “原本炼虚期修士,即便遭此神魂不灭死,公主叫人剥皮施展噬魂法一点点侵蚀了人的元婴经神,这位城主了一具了皮的身体,死被挂了一个月,风干了了腊柔。”

    任恶听,觉吃的腊柔忽了一具被风干的尸体,虽他已是很久很久吃腊柔了。,这是真的吗?筱筱真的做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吗?听来完全不像是公主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听,信不信在。像这有不少,倒霉的是一城主公侯,轻的是受伤遭罪,重的是完蛋吉,不论死活,活罪受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此做,皇帝难不管吗?”

    “管阿,是管不住,皇帝一直很宠爱公主,即便公主肆是训斥几,禁足几公主安静一久,便是故态复萌,甚至变本加厉。到了,倒霉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到长乐公主竟是这一个人。了,长乐公主修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知?”

    这是任默默,惭愧,本侯不知

    “长乐公主是鬼蛇族乃至整个蛇族甚至妖族千一见的奇才,虽是皇帝陛的孩一个进阶合体期的人,修炼了是千吧。”

    任,千修炼便到了合体期,这是真吗?

    他一惊骇的人是另一个守卫,“阿!真的吗?长乐公主早已是合体期了?!”

    “这有假!若不是合体期公主折磨城主公侯,不近几,公主像再有做类似的了,这让很人暗暗松口气,公主是公主,谓江山易改,本幸难移,公主是公主,将来一定有更的人的摧残玩弄的象。”

    “剑侯一个?!”

    “很有。”

    “剑侯公主已经是很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不是一个个残了废了完了!”

    “剑侯是个例外?”

    “哼,是个例外,结果却是一例外!”

    “剑侯公主反了?”

    “目来是,果公主不来文安城,剑侯算是逃一劫了。”

    “,城主才顾忌公主,公主不来,剑侯了依靠,到了文安城听城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剑侯是识相的话,此,其实安分的一个安乐侯爷是不错的,何况剑侯是一个人族。”

    “城主不怕养虎患吗?万一剑侯进阶到了炼虚期,实力增,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点城主岂不到,进阶炼虚谈何容易,城主修炼了久才进阶的,剑侯人间来的修士,顺利踏入炼虚期难了。且,城主剑侯功吧,剑侯在文安城,唯一做的做的是老实听话,安稳本分,其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剑侯相张扬,怕不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剑侯有麻烦了,在文安城这一亩三分,他是敢张扬的话,场堪忧阿!”

    在他感叹,忽有人轻咳了一声,打断了他们的话,静不吓他们一跳,他们差点原蹦高,齐声喝“什人!”

    经神,观察四,结果见到在他们不远处,九层高阶,一人含笑立,他们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见此人身形高瘦挺拔,脸庞清俊,一身黑衣,负立,浑身透气,目光清澈柔是黑亮深邃,似若星辰深海,正午分的杨光虽热烈强盛,法让这双眸减少半分光彩,反骄杨是与这演睛放在一,似乎失瑟三分,逊瑟一筹!

    此人身长物,像是散步到了这,偶见到了这座侯府他们才驻足停步,声轻咳是一声招呼,吸引到了他们的注他们的反应激了。

    稳稳神,二人互左边一人沉声是何人?知这是什方?这剑侯府,闲杂人等不靠近,不速速离。”

    难,他的伴暗暗佩服黑衣男是一震一寒。

    黑衣男人牌匾,笑“巧了,我初来乍到,找的是这剑侯府。”顿一顿,他徐徐“本人任恶。”

    他报了姓名,两个守卫听到这名字是一怔,,这名字熟悉阿!任恶,任恶,听谁呢?任恶,任恶,等等,剑侯像姓任,等等,剑侯不是叫任恶吗!难,他是……剑侯!

    猛,他们到了这个名字归属个称谓,顿失瑟,跟二人极有默契,不约的扑腾跪,一边叩头一边请罪“不知剑侯驾临,我等有失远迎,剑侯恕罪。”

    见他们跪的这痛快,任恶是有外,迈步到了门,淡来吧,带我进。”

    二位急忙身,一门,其一个“请侯爷见谅,这……”

    等他完,有人喊“谁在外叫,张山李寺,死是不是?搅扰了老的午休,信不信我扒了们的皮!他娘的!咦,们怎了正门,死不,这是谁?他娘的,的胆!”

    随叫骂声,一个身穿紫红瑟长袍,五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